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信息说法 >

一个90后的田野调查笔记:我们村的计生史

作者:李艺泓 来源: 时间: 2015-05-23 22:12 阅读:
一个90后的田野调查笔记:我们村的计生史

那几个乡政府工作人员听了这话,怒火中烧,活动得更加积极,牵牛的牵牛,牵猪的牵猪,抓鸡的抓鸡,装粮食的装粮食。瞬间,久长家几乎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给集中到了门口的禾坪上,牛在手里牵着,猪用绳子把脚绑着,连鸡鸭也被装进了笼子里。至于粮食的处理方法你可能闻所未闻,乡政府这群人嫌它太多太重,又不值几个钱,挑了几担下来之后也懒得挑走,因为这里是山旮旯里,行走不便,省得麻烦,但他们又想让久长吃点教训。刚好,久长家门口有个池塘,于是他们把挑下来的那些粮食,全给倒池塘里去了。这还不过瘾,不知道是谁,打火机一打,呼地一把火就烧起来了,一个不大的池塘火光冲天。
那天晚上折腾到凌晨三四点,久长被他们扭到村委会的牛栏里,关到天亮,两个小孩和他老婆老娘则留在家,抱在一起哭一晚上,第二天老婆便带着孩子回娘家住了。而乡政府这伙人,得胜而归,把抱回来的鸡鸭全宰了,热火火地吃了一顿夜宵。当然,他们也叫我爸爸吃,爸爸吃不下,回家来了。那夜他失眠了,半夜我听他跟我妈说发誓以后不跟他们去抓人了,他怕自己造孽,怕小孩子发生意外自己就断子绝孙了。但是,一旦被事情拖着走,他又只能是跟着去,无法阻止,能帮村里人多少就帮多少,为此他不知道捶过乡政府多少桌子。
之后久长还关了拘留所,罚了一大笔款,后面的生活境况可想而知,一家子人拉拉扯扯地养,生活陷入了一个泥潭,任你怎样挣扎,都难以很快出来。元气大伤后,久长大概用了七八年时间才真正缓过气,如今他在广东弄了个针织加工厂,把一家老小全接了出去,虽不说什么发达,却是慢慢在转机。
洋火生:逃到山里成了“野人”

两名站在村头的孩子
洋火生是“超生游击队”的典型,是“王牌军”,他是我族里的堂伯,如今有四个小孩,三女一男,大的女儿16岁,小的儿子3岁。
洋火生第一胎是女儿,这是很尴尬的事,我们那的老观念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女儿再好,最后都是别人的人,是帮别人养的”。如果可以再生,接下来的是儿子,那什么问题都没有了,但这在当时的环境几乎不可能,超生罚款连着“抄家”蹲拘留所,想一想都怕。
洋火生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决定再生一个。他在女儿两三岁的时候,让老婆怀上第二胎。偷偷一检查是儿子,但是太大意了,很快就让乡政的人知道了,不久就通知村干部带他老婆去流产。洋火生不从。他老婆身孕六个月的时候,乡干部和村支书去他家,强行拉去乡卫生院做了人流。家里的大门也没逃过被劈,猪啊、牛啊也牵了个精光。我那时候在路边玩,看到牵牛、赶猪、挑谷子的连了一路长队。
胎一没,洋火生就气得要跳井了,他是个蛮汉,喝酒的时候喜欢逞能,五十多度的章贡酒,左手一瓶,右手一瓶,脖子一仰一口气全喝了,装着眼睛都不眨一下,结果当时就烧坏了脑子,脑袋瓜子没先前灵活了。有一次,他在山里的梯田上碰到一头野猪,这头野猪也大概脑子有问题,一般的野猪相当灵性,一有动静就跑的飞快,这猪呢像别人家养的一样,喝都喝不走。洋火生就开始打起了主意,在旁边折了根树杈,一路的一下一下地赶,想把野猪给赶回自己家猪栏里。但我们那的说法是野的东西要是进了你家,你把它宰了,那你家是要出大事的,他偏不信,就一路赶一路赶。这猪也真有意思,不但不跑开还一路的跟着过了河,走了村里的马路,又经过了别人家门口。村里人看他赶得猪像野猪,就问他这是谁家的,他很憨地说“野的”。后来在就快要进他猪栏的时候,村里人终于反应过来了,大家拿斧头、柴刀,才一起把这猪给乱刀砍死咯,不然的话,听人说可能这猪哪天在喂它的时候发起野来,连洋火生家谁的命都可能收回去。
但是也因为这股蛮劲牛劲,还有不服输的劲,他做了一个决定,他决定带着老婆两个人一块到福建去,在那里——他曾经去破过竹篾的地方,找一个深山老林,藏在那里,潜伏起来,打持久战,打消耗战,使劲地生,拼命地生,直到生到儿子为止。而这一躲便是漫长的八年,这八年他老婆没有回过一趟家,他的大女儿给了他干娘来财带,也没有生活费寄回来。他干娘来财,也就是我叫的来财姑,她是一个很好的人,她的家婆应高婆婆是个孤寡老人,她的男人也没有了父母。她的男人凡标姑爹是过继给应高婆婆的,但是她对她相当好,尽了儿媳妇应该尽的义务,而且也没有怨恨过。洋火生的女儿人很漂亮很聪明,从很小开始就知道帮来财姑分担家务了,家里就三个女人在家,祖孙三代相处的很好,这让洋火生一家对来财家感激不尽,也让他在外可以放心地生,使劲地生。[ 四川养殖网 https://www.46659.com ]

 3/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产品供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