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论坛] [手机版] [颜色]
四川养殖网 四川养殖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新闻评论 【返回上页

乡村社会的婚礼变迁

来源:  作者:  浏览()次 
  时间:2020-02-21 20:50:06 (版权或者错误问题,请【举报】)  【收藏本文
婚丧嫁娶是每个家庭都要发生的大事件。尤其是在以熟人社会为主的农村地区,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大事件,而也是整个村落的重要事情。在这场仪式中往往也最能体现一个家庭的社会关系,也能体现出乡村互助协作的精神,也能反映出整个社会的变迁过程。
笔者近来有幸参与了川西某村庄中的一次婚礼,所以本文主要以婚礼这一风俗的变迁来探讨下乡村社会的变迁。
笔者所调查的这个川西的村庄婚礼一般举行天。第一天主要是借举办宴席所需的锅碗瓢盆和桌椅板凳,然后就是杀猪。第二天就是接新娘子正式举行婚礼仪式,以及宴请宾客。第三天归还所借的举办宴席用的家具。这一天还要宴请帮忙的邻居。需要说明的是本文对于婚礼仪式的细节,以及仪程仪规未做详细调查,只是选取那些在婚礼变化中最明显的点来加以探讨。
宴席
为什么举办一次婚丧嫁娶等仪式要进行3天,笔者一直不理解。笔者印象里家乡的婚宴只有一天结束。而亲自参与了这一次婚礼之后,对举办3天才理解了。在正式举办婚礼前要发帖给村里的人,拜帖中写上“定于某月某日为男完婚,恭请帮办,某某拜”,那么收到帖子的人将会在举行婚礼的前一天早上去帮忙。在传统社会生产生活方式主要以人工来完成的时代,结婚前一天大早大家就要去挨家挨户借举办宴席所需的用具,以及10套桌椅板凳,有的东西“帮办”的邻居来的时候会自己带来。借完东西还要去挑水,洗菜、切菜、配菜准备好,要搭临时锅灶,下午大家帮忙杀猪。因为传统九大碗主要是以猪肉为主,主人家必须杀猪。下午还要去借铺盖,因为本地风俗,女方来的送亲的要住在举行婚礼的当天晚上住在男方家,在以前要借100多号人的铺盖。在这一天过程中大家都自觉的分工无需指挥,妇女负责洗菜、洗碗等活计,这个配菜也麻烦,还要手工剁几百人所需的肉馅。男性主要负责那些需要体力的活计,这是繁忙的一天,因为宴席要招待几百人。
在这场婚礼中,男女天然分工。男的去做体力活,女的在摘菜洗菜烧火配合厨师。主厨也是本村的不收取报酬的,来帮忙的。大家前来帮忙,主人家也会记下谁来谁没来,下次他家有事一定也去帮忙,切菜,主厨,烧开水,安排接待分工合作,井井有条。在这婚宴举行中也充分体现出了温铁军所说的“村社理性”,这种相互帮工的行为完全是理性选择,谁家没有婚丧嫁娶的大事,全靠自己肯定不行,只有邻里帮助才能完成,倘若雇佣专业服务队需要高昂费用。而相互帮忙,这次我帮你,下次你帮我则节约了成本,也增进了感情。
2008年的时候,村里的一户人家举办九大碗,大家在一起聊天,有几个做九大碗的年轻厨师倡议借家具太麻烦,有的东西还借不到,不如凑钱买一套,最后大家决定每户出钱100元,集资买。大约凑钱1万多元买了一套做九大碗宴席所需的家具,没出钱的要用不借,出钱的借一次家具出50元磨损耗材费用。现在办九大碗借东西没有以前那么麻烦,直接去在存放的地方用车拉过来就好了。原来需要半天时间去借家具,现在只需要一个小时左右。
传统九大碗也变成新式九大碗,办新式九大碗主人家要和厨师去买所需食材,不用杀猪。而新式九大碗也只是换了一些新菜,有的菜品不属于川菜系列。在笔者看来主要是玩了新花样。
现在也不需要去挑水,家家都有自来水。也不用借铺盖,因为女方家里来的人也不多,而且现在交通发达,大家都很忙,所以当天就走。现在男性搬完东西就没事情了,也不用杀猪、挑水、借被褥等,支开桌子打牌,聊天。而女性却还要洗菜、摘菜、做饭、上菜、洗碗等在这3天中没见女性闲过,私下和妇女们交流,她们反映现在男同志和以前相比确实比她们潇洒清闲。
第三天原本是还家具也是费事情的,要清点之后物归原主,中午吃完饭归还家具,现在没那么多事,本该婚礼当天下午就还家具,其实第三天没什么事,但是还是要沿袭旧制,按照村民的说法,规矩就是3天,就是闲坐着,主人家也高兴,图的就是热闹。而笔者发现这样安排还有一个还出就是婚宴当天的菜没有吃完,可以在三天消耗完。
以前婚礼需要大家互助合作才能顺利举办,有着浓厚的人情关系在里面,现在逐渐市场化,招待宴席也逐渐被市场的一条龙所替代,或者去酒店吃饭,尽管我们可以说是更加专业,但是也增加了婚礼的成本和阻碍了这种社区居民之间增进感情,瓦解了社区共同体的存在。
婚礼仪式
笔者调研的社区有送匾额的习惯,婚礼有婚礼专用的匾额,以前木房子的时候,匾额是木作的好悬挂,现在清一色的水泥房子,逐渐变成大理石的匾额,到现在直接用毛毯代替,毛毯上面写上大字,代替匾额。
以前结婚会有人送对联,而这种对联都是送的人自己写的,而现在的对联都是请村里会写毛笔字的人写的,而写的先生本身也只是会写字而已,对联这些都是在对联书上抄写,也没人会认真的去看对联上写了什么。
婚礼拜堂都在堂屋举行,有着严格繁杂的仪程,偏房,有孕在身不举行婚礼,婚前性行为更是不被允许的,而现在奉子成婚的不在少数。用民间的话来说就是“先上车,后买票”。
早上新郎早早去接新娘,按照传统婚礼拜堂,然后就是亲戚送匾,送彩,有专门的教礼先生。怎么迎接送匾额或者彩的亲戚。
等到吃完早饭10—12点的样子,又举行一次现代婚礼,主人家专门请婚庆公司来举行。有趣的是婚庆公司主持婚礼的人员会说着西方婚礼中神父的台词,再有就是香槟这些西式婚礼常见的东西,有伴娘,伴郎。巧合的是不论中西婚礼上都有童男童女的出现,大概寓意是早生孩子的寓意。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却在最后婚礼主持又让高堂上台,又是敬茶,又是发红包。看到这里让我想起了某地农村举行丧礼时候这个主人是信基督的所以儿孙给烧了一个教堂。我忽然街理解了中国传统儒家的强大消化吸收能力,特别善于改造别的文化。在农村单纯的搞个西式婚礼,缺少了传统孝道内容这是绝对不容许的。
婚礼仪式随着社会的发展,由婚庆公司举办,而这些公司主要是西式婚礼,当然鉴于农村传统观念会夹杂传统内容,也简化了很多。婚礼的仪式感也降低,没有了仪式的威严。
联姻方式
关于农村的通婚,施坚雅在他的经典著作《中国农村市场和社会结构》一书中说村落的联姻是在初级市场完成的。他认为初级市场的茶馆就是信息交换,说媒介绍的场所,整个联姻圈也是在初级市场的边界之内。但是事实上这一点并没有足够的证据。笔者在调查中发现,这种联姻并不仅仅是在初级市场赶集的日子完成,而是依靠村民的姻亲网络。
村民Y今年69,舅家在七家村,大姐是经自己母亲的妹妹介绍给母亲妹妹的邻居,嫁到临近Z镇的一个村庄。二姐是邻居介绍给邻居娘家那边,在Z镇,村民Y的媳妇是邻居老丈母年,她在Z镇。自己的媳妇和邻居老丈母是三代的叔伯兄弟。大女儿是自己媳妇娘家的叔伯妹妹嫁到Z镇的一个村庄,然后就把自己大女儿介绍到那边。小女儿是邻居嫁来的媳妇L,L把小女儿介绍到L娘家村庄的邻居。然后又经过L给自己儿子介绍了媳妇。小女儿和村民Y在一个乡镇。
笔者在和多个村民聊天中基本可以把传统联姻方式归纳为这么2种。第一种亲属关系的介绍,要么是嫁到亲戚所在村庄,而嫁给的对象和自己亲戚要么是邻居,要么是宗亲关系。亲戚把自己所在村庄的女性介绍给本人。而这种亲戚关系也超出了初级市场而是横跨几个初级市场。但不会超过中级级市场。第二种就是邻居的亲戚的介绍,要么是把女性说给邻居亲戚所在村庄,要么就是邻居把自己亲戚所在村庄的女性介绍到这边。这种联姻的方式在多个村民那里得到印证。这种联姻方式往往是在走亲访友的过程中完成,并不是在施坚雅所说的初级市场完成,初级市场只是男女双方初次正式相亲的地方。
除此之外还有少数村内通婚的,还有一种就是笔者调查的村庄男性都是做木工,大多数是去藏区做木工,所以带回来的藏族媳妇不少。基于那两种联姻方式所以就造成了村民Y说他的亲戚全在某镇,亲戚扎堆在那里。村民也扩大了自己的交往和活动范围。但不会超过所在区域的高级市场。这一点可以从礼簿随礼的亲戚所在村庄反映出。
而现在的联姻包括介绍、网恋等,但随着社会经济压力的加大,自由恋爱已经成为奢侈品,家里经济条件是主要标准。所以现在很多年人找对象还是靠朋友介绍,甚至专门的婚姻介绍所。地域范围也扩大至跨省流动,乃至全球流动。
礼簿
在女儿出嫁的礼簿中发现,80年代女儿出嫁的时候,亲朋好友会送洗脸盆、水壶等家庭常用用具等实物礼物。80年以前也应该是。
现在婚礼正式举行的当天,会有两个专门登记收礼的先生,一个登记,一个收钱。这就是礼簿。笔者随即在一个徐姓村民那里借到他保存的6本礼簿。其中有兄弟结婚的礼簿、两个儿子结婚的礼簿、两个女儿结婚的礼簿、和父亲葬礼的礼簿。
最早的是他兄弟1982年时候结婚的礼簿,因为有些礼簿时间日期都没有,笔者重点比较的是他兄第1982年结婚的礼簿和大儿子在1994年的礼簿。1982年那份礼簿随礼的数额基本是2元、3元、5元、10元、20元。其中2元是1982年以前他给别人随礼,别人现在“还”回来的。关于“还”这一概念需要特别说明,几乎所有村民都会把自己家里过事的礼簿保存,别人随了多少礼,礼簿记得清清楚楚,比如张三要过事,在给张三要随礼的时候,他会对照自己的礼簿,当时张三给自己随了3元,他们会增加一点,给张三随礼3.2元。直到礼簿上随礼的人都“还”回去了,这个礼簿就没用了。礼簿在这里就相当于结账的账单,而给别人随礼增加的那些按照村民的说法就是“利息”。显然礼金在这里就成为了具有借贷的作用,礼簿也就成为了借账的账本。在这个1982年的礼簿中3元是邻里之间的随礼,5元是亲朋好友的随礼,10元、20元属于重亲(重亲在这里指重亲送的“彩”)。普遍是3元、5元。而1994年大儿子结婚的礼单的数额则是10元、20元、100元。这时候邻里之间是10元,也有十几元的,这个显然是还的,多了的零头是利息。亲朋之间是20元,100元属于重亲。而另一个礼簿是2002年这个礼簿数额是20元、30元、50元、100元、200元。很显然在这里20元是还的,30元是邻里之间的随礼,50元是稍好一点的亲朋,100元和200元是重亲的。另一户新近结婚的人家随礼数额是50元、100元、200元、300元、500元、1000元、2000元,其中在2015年礼簿中出现的50元、100元都是以前给别人随的礼钱,现在人家还回来了。200元是邻里之间,稍好一点关系,500元是亲朋,1000元、2000元是重亲(一道彩)。
现在把1982年礼簿至2015年礼簿对比图如下
其中上图1982年和1994年的礼单是同一家庭,事实上他们家的社会关系网络是一样的,或者是没多大差别的。我们不难发现10年间他们的礼簿总数增加了10倍左右。具体随礼数额也增加了10倍。而纵观1982年到2015年35年来,随礼数额也是增加了约100倍。
我们再把1982年到2015年的日均普遍工资和随礼数额对比如下
我们对比上表不难发现,随礼数额是和当年的日均工资薪额相吻合。比如说当年日均工资是20元,那么一般人随礼就是20元左右,而给的多的恰巧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增加半天,一天的薪资。也不难发现,日均工资从1982年到2015年35年来,增加了100倍。不知这是否说明物价上升了100倍。
此外,随礼多少也可以看和主人关系的亲疏远近,这就是费孝通所提出的差序格局。本来在婚礼仪式中的随礼是祝福性的,实物化的,而现在完全货币化。用金钱替代了邻里之间,亲朋好友之间的情感沟通。
结语:
当以体现守望相助的婚礼仪式等传统仪式变为市场化、货币化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淡漠,而是表现出工具化、动作化、数字化的时候,那我们的人文,我们的情感将变得十分荒凉。传统仪式不仅是仪式,而是包含了人对祖先,人对自然,人对人之间的一种敬畏和关怀。这正是市场化、资本化的社会所缺的一种人文价值。
转自:社会学吧 微信号 强朝兴 https://www.46659.com
+
喜欢
-
讨厌

微信扫一扫:订阅

手机QQ扫一扫订阅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0 人参与--条评论

清明寄语缅怀亲人
清明寄语缅怀亲人
2020五一节放假时间安排
2020五一节放假时间
陕北鸡生长环境、外貌特征、生产特性
陕北鸡生长环境、外
2020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招生统一考试时间为7月7日至8日
2020年全国普通高等
栏目导航
站内搜索
搜索:
推荐信息
清明寄语缅怀亲人
清明寄语缅怀亲人
2020五一节放假时间安排
2020五一节放假时间
陕北鸡生长环境、外貌特征、生产特性
陕北鸡生长环境、外
2020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招生统一考试时间为7月7日至8日
2020年全国普通高等
热门信息
最新信息